首页

 

中国医改评论

全文全文
会员 : 1
内容 : 1726
内容的浏览数 : 4442034

Newsletter Subscribe
Email:
Visit newsletter online

中国医改评论
Powered by:
www.crcpp.org
www.cser.org.cn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京ICP备08009238号
朱恒鹏:医生自由执业最大的制度障碍已除
作者:社科院公共政策中心   

今年1月,国务院发布的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方案改革,意味着医生走向自由执业的最大障碍已经在政策层面突破。社科院经济所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对医生自由执业几个关键问题的回答。

 
安徽“最彻底医改”样本倒塌
作者:医学界产业报道   

安徽省省长王学军近日表示,安徽对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将不再实行收支两条线管理,改为财政经费定向补助,按编制内实有人数全额核拨人员经费,医疗服务收入扣除运行成本后主要用于人员奖励。

  继基本药物制度被实践不断地突破之后,安徽基层医疗机构综合改革的另一条重要经验收支两条线也被废除,这意味着一度被誉为“最彻底医改”的安徽模式已逐步被消解。

 
医改陷入囚徒困境 破冰之举被冰封
作者:顾昕   

2013年末召开的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了“市场机制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新改革原则。2014年成为改革新元年,各种市场化之举在社会经济的诸多领域如火如荼地展开。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在医疗领域,是年非但不是改革新元年,甚至也算不上改革的寻常年,只能说是小小年。旧医改之措不痛不痒,新医改之举寥寥无几。

 
北京:大医院医生可在社区开私人诊所
作者:北京日报   

在北京市人代会召开“深入推进教育和医疗卫生体制改革”新闻发布会,市医改办主任韩晓芳表示,今年本市将调整社区用药目录,按照功能服务配备药品,慢病用药将下放到社区医院和卫生站,同时大医院医生可在社区开办私人诊所,部分药店也有望成为医保定点药店,医院开药,可在社区抓药。本市希望通过这些举措,提高社区医疗服务质量,不仅实现小病在社区治疗,而且促进医养结合的居家养老模式。

 
朱恒鹏:人事薪酬改革是医改突破口
作者:医学界产业报道   

公立医院的薪酬改革应该怎么进行?在近日召开的卫生行业薪酬制度改革研讨会上,朱恒鹏指出,国务院关于机关事业单位养老改革的决定,是公立医院薪酬改革的契机。医疗行业应该建立“优胜劣汰、多劳多得、优绩优酬”的人事薪酬制度;他同时认为,这是下一步医改的核心和突破口。

 
三明医改的着力点依然是建立和完善市场机制
作者:友康413   

福建省三明市医改经过两年的实践,目前已取得了患者减负、财政降压、医生增收的“三赢”成效。三明医改经媒体报道后引起了全国普遍关注,前往考察、学习的官员和专家络绎不绝。有人觉得三明医改是医改行政化的成功典型;其实恰恰相反,市场机制依然是三明现在和将来的医改主角。笔者提出这一观点是基于以下三明医改的亮点、难点与着力点的认识之上。

 
建立分级诊疗:医联体是南辕北辙之道
作者:社科院公共政策中心   

2014年末,习近平总书记前往镇江视察时说了这样一句话,一些大医院始终处于“战时状态”的状况需要改观。新医改启动至今已经第七个年头,但因患者在大医院高度拥堵造成的看病难、看病贵却丝毫不见缓解,反而有所加剧,习总书记所指出的,正是这一轮医疗卫生体制改革最亟需解决的问题。

 
为中国医改三大痛点开处方
作者:友康413   

最近,不少媒体转载了《柳叶刀》刊发的哈佛大学医改专家萧庆伦教授的《中国医改的三大痛点》文章(以下简称《三大痛点》)。该文通过媒体广泛转发后,让中国医改更加引起国内外业界和学界的关注。

 
政府甩手不再定药价 行不行?
作者:健康报   

    药品价格是一个宽泛的概念,从生产、流通到最终使用的过程中,存在着出厂价、批发价、零售价、支付价的不同。按照定价主体,则有政府定价、医保定价、集中采购等不同形式。按照价格测算方法,则有成本加成定价、品牌溢价、国内/国际参考定价、流通环节差率(额)控制、按疗效定价、按绩效定价等不同方法。宏观层面还有产业增长率控制、企业利润率控制、药费总额控制等方法。鉴于药品具有需求被动、信息不透明等特点,为有效促进人民健康并维护产业发展,在发挥市场作用的同时,各国政府或公共部门均不同程度对其实施干预。

 
顾昕:医药行政定价让政府之手变成“九阴白骨爪”
作者:顾昕   

即便从2009年算起,中国新医改已经行之多年了。除了在医疗保障体系建设方面有一些进展之外,医疗服务体系的改革始终进展不大。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秋天一声雷。近日有媒体报道,国家发改委正在酝酿推进药品定价制度改革,基本的方向是解除药品价格管制。这样的改革会在明年的春天出台吗?幸而,国务院再次就新医改领域的“痼疾”发力。在1115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明确点名“医疗服务价格”过低,他认为,目前公立医院医事服务费价格确实太低,但药价虚高现象仍然存在,因此,要通过改革逐步理顺这种不合理的价格机制。药品价格体制的改革雷声,之所以令人感到意外,并不在于季节性。事实上,价格体制改革的重要性,在医改领域长期受到漠视或忽视。笔者对此在各种场合进行呼吁,但势单力薄,和声寡淡。

 
为啥公立医院建不好医联体? ——《公立医院组建医联体为了啥?》读后感
作者:友康413   

最近笔者在网上阅读了一篇《公立医院组建医联体为了啥?》的文章(以下简称《文章》)。《文章》被媒体大量转载,医联体也再次引起了业内人士的普遍关注。我国的公立医联体发展之快让人兴奋,然而效果普遍不佳又让人遗憾。笔者完全赞同《文章》对这些医联体的批评:“大医院越做越强,门庭若市;小医院越来越小,门可罗雀”,“这样的‘医联体’已明显与初衷相背离”。那么,为啥公立医院建不好医联体?笔者认为主要原因如下:

 
“钱随人走”应为未来中国基本健康保险的改革方向——四论建立“1+N”全民健康保险制度
作者:友康413   

今年8月,国务院连续出台了保险“新国十条”健康保险“国五条” 分别明确“鼓励保险公司大力开发各类医疗、疾病保险和失能收入损失保险等商业健康保险产品“;要求“加大政府购买服务力度,引入竞争机制,支持商业保险机构参与各类医保经办服务”;提出了到2020年中国“由保险大国向保险强国转变”的发展目标。大家普遍认为,发展商业健康保险有利于提高全民的健康保障水平;但也有人担心,商业保险机构追求利润最大化,必然会导致贫穷和生病的人得不到应有的健康保障。也许这代表了一部分人的观点。笔者认为,这种担心不无道理,但关键是要看我国今后的健康保险之路如何走?如果继续走老路,这种担心是必然的;而如果走改革创新之路,这种担心也许是多余的。因为两种不同路径会有两种不同结果:

 
如何落实保险“新国十条”和健保“国五条” ——三论建立“1+N”全民健康保险制度
作者:友康413   

(注:在阅读本文之前,阅读前两篇论文

 今年810日的《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保险服务业的若干意见》(国发〔201429号)文件出台了十条意见(因20065月出台了保险“国十条”,故该文件以下简称保险“新国十条”),提出了坚持市场主导、政策引导,坚持改革创新、扩大开放,坚持完善监管、防范风险的三项基本原则。并提出了到2020年中国“由保险大国向保险强国转变”的发展目标。同时要求“发展多样化健康保险服务。鼓励保险公司大力开发各类医疗、疾病保险和失能收入损失保险等商业健康保险产品,并与基本医疗保险相衔接。发展商业性长期护理保险。提供与商业健康保险产品相结合的疾病预防、健康维护、慢性病管理等健康管理服务。支持保险机构参与健康服务业产业链整合,探索运用股权投资、战略合作等方式,设立医疗机构和参与公立医院改制”。

 
【新书速递】《一个独立智库笔下的新医改》正式出版了
作者:余晖   

内容简介: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部(中心)不但积极参与了医改方案公布前期的政策研究和讨论,并提出了非常具体而系统的政策建议。在医改政策的执行阶段,又对医改进程开展了持续的跟踪、观察以及效果评估。这些工作都体现在这厚厚两本书里。在上述过程中,我们被媒体或“政府主导派”冠之于“市场派”。其实我们所谓的“市场派”的主要观点不过如此简单:第一、逐步建立健全一体化统筹管理的社会医疗保险体制,并由其“集体”或“打包”购买医药卫生服务;第二,管办分开,即医药卫生行业的监管机构与提供医药卫生服务的机构(不论是公立的还是民营的)不应有资产方面的权属关系,两者之间应该是行业内的监管和被监管的关系;第三,“政事分开”,即将公立医疗卫生机构与政府部门分开,让公立医疗卫生机构成为独立的事业单位法人。政府相关部门或可派人加入该事业法人的理事会或董事会,参与决策。我们感到欣慰的是,以上第一点已经在逐步成为现实,尽管各类医保(经办)机构在向以公立医疗服务机构为主体的医药服务提供主体购买服务时,其讨价还价的能力尚且不足。而后两点,却正好是十八届三中全会所强调的在文教卫生等事业单位去行政化改革的主要内容。

 
国务院连续点名健康险 医保或成改革重头戏
作者:每日经济新闻   

刚刚过去的8月,国务院连续两次点名健康险,作为与之紧密关联的险种之一的医保,逐渐成为改革的重头戏之一。《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仅在8月份,就有山西等地的地方新医改细则中针对医保改革提出了专门性的意见。93日,有消息称,相关部委正在研究新医改思路,寄望于医疗保险发挥主力作用,有关新政或将面世。

 
【点评】该怎么理解北京医改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作者:健康智汇   

本文是健康界网站近期刊发的一篇对北京市医改办主任韩晓芳的专访。内容很全面,财政投入、医保支付、医药分开、管办分开、法人治理、人事制度等等方面都有涉及。既有对过去的评价,也有对未来改革的展望。值得一读。

很多人对北京医改不服气,认为北京没什么像样的改革措施和改革成果,对北京的种种嗤之以鼻。当然,纯粹中意识形态和既得利益角度批评的就没什么好理睬的了,如果真的是客观理性的来分析的,也还是有讨论的空间。

首先,正如韩委员在文中所言,医改是综合改革。这就是说,医改的成败不是某一项政策就可以左右大局、扭转乾坤的。为什么理解这一点很重要呢?因为有太多太多的讨论以吹毛求疵的方式,以某一点的问题来否定全局了。

第二,北京医改的现状是阶段性的,这只是个开始。有人说,一开始方向就错了,没必要继续下去了。可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改革不就是尝试吗?你都没尝试,怎么知道方向不对?

第三,为什么应该支持北京医改继续推进,因为北京的大多数公立医院院长开始支持这个事情。有人说了,公立医院不敢违抗政府的行政命令。但是如果你稍微动动脑子就知道这个说法站不住脚。

公立医院不敢违抗谁的命令?是卫生局长的?财政局长的?社保局长的?还是发改委主任的?你别忘了,在这些政府部门间本身就改革就存在分歧。所以,如果公立医院愿意接受改革,那么一定是他们认可这种改革思路。因为在改革之初,他们确实因为心存疑虑而不愿改革。

第四,北京的改革有没有问题?有,这一点韩委员在访谈中都谈到了,比如洼地效应,比如管办分开的问题,比如人事制度、薪酬制度改革的问题等等。这些问题都需要进一步改革。有人说改革太慢了,这还有什么好商量的,一夜之间就可以了。

确实,公立医院改革在新医改启动后五年内动作迟缓,但是是否真的就可以一蹴而就?也未必。比如现在传统媒体向新媒体转型,有几个可以一蹴而就的?更何况是个涉及国计民生的大事儿?

第五,至于北京市未来改革的方向,看韩委员的意思,大体是差不多要出来了,我们只管耐心等待好了。那智汇君这里是不是就是一味的在替北京医改说话。你如果非要这么理解,俺也没有办法。我们只是提供一个看问题的角度。

医改这个事儿不容易,你不改,老百姓骂你;你改了,同行骂你;你改不彻底,领导还骂你。尤其是公立医院改革,经过5年新医改,有几个地方真的在这上面动手了?有几个地方真的在三甲医院上动手了?不能说没有,但凤毛菱角。所以,智汇君认为,但凡真的在改革上下手了的,都应该给予足够的宽容、理解以及支持。哪怕最后失败了,至少可以真的用实践证明,有些道路走不通。

 
县医院改革 | 编制:存废两难间
作者:徐毓才   

编制,无疑已经成为县级公立医院改革过程中最大的阻力之一。今年3月,国家卫生计生委、财政部、中央编办、发展改革委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联合印发的《关于推进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意见》明确提出“合理核定编制”,要求各地可结合实际研究制订县级公立医院人员编制标准,合理核定县级公立医院人员编制总量,并进行动态调整,逐步实行编制备案制。

 
<< 首页 <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 末页 >>

页 1 总共 98
high quality Rolex Replica for sale.Rolex Replica